蒋立章14年体育产业路:双刃剑一哥、森林狼老板

双刃剑、当代明诚、格拉纳达、重庆当代力帆、明尼苏达森林狼……是大多数人提起蒋立章时都会带上的标签。从2003年加入《体坛周报》,参与体育媒体广告营销开始,蒋立章踩着中国体育发展的步点,一次又一次地进行自我的革新和尝试。从业14年,对于中国体育产业,他有很多话想说。

一直在路上,一直在忙碌,仿佛有着用不完的精力——这是很多圈内人对蒋立章的第一印象。

圈哥见到蒋立章,不是在上海双刃剑体育的办公室,不是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、西班牙格拉纳达,亦或是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,而是在北京的一家酒店,事实上,对于蒋立章而言,在酒店住的日子或许比在家里还多。

双刃剑旗下的格拉纳达俱乐部马上要结束本赛季的西甲征程,等待蒋立章和他团队的还有处理不完的事情。借着这个契机,生态圈与蒋立章回顾了在中国体育产业发展的这个特殊时期里,他的经验、教训和未来的发展方向。

与生态圈此前所做的人物采访不同,因为背靠着当代明诚这家上市公司,蒋立章面对媒体的每一句话,都会更加严谨。在采访过程中,他身边也坐着两位品牌经理,随时在为他的回答把关。

和那一代球迷一样,上大学时,《体坛周报》也是蒋立章的必备的读物。“当时真的觉得体坛很牛。是中国的体育行业里一个有着特殊意义和价值的公司。”这是蒋立章对于体坛的最直观印象。

在大学最后一年,蒋立章赶上了2002年韩日世界杯,他仍然记得当年国足首入世界杯时的盛况——全天转播球赛的自习室,永远人满为患的大学球场,穿着各支国家队球衣的球迷,让蒋立章亲历了体育的魅力和震撼人心的力量。

也是从那时开始,蒋立章萌生了以体育为事业的想法。而他体育生涯的第一站,就是《体坛周报》。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,正在扩张团队的体坛很快就录取了刚刚大学毕业的蒋立章。

回忆14年前收到体坛的 offer 的情景,蒋立章说到:“在当时,能够加入体坛,我觉得很自豪。”

不过,当初蒋立章能够得到这份工作的原因,并不像励志电影那样有着戏剧化的桥段。相反,他得到这个机会的原因很现实。原来,能够脱颖而出,是因为蒋立章是福建人。当时,体坛希望他能够被派驻到福建,负责客户管理,与当时一大批晋江的体育用品品牌建立更深的联系。

而在与这些品牌进行商务合作的过程中,蒋立章不断地积累着资源和经验,这些都成了他日后的宝贵财富。

真正让蒋立章深入了解体育营销、体育赞助,是源于另外一个契机。2004年,柒牌男装正在推出“中华立领”系列的服饰,需要寻找一位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足球明星做代言人。依靠着在体坛福建分部所积攒的客户的关系,以及体坛系在国际足球圈的资源,蒋立章成功地牵线了菲戈与柒牌男装。

这次合作的成功,引发了蒋立章的思考:卖体坛平面媒体的广告,与跟自己的偶像一起工作的体验,是完全不一样的。“当时还不知道体育营销这样的一个概念,但我开始觉得,帮助品牌和球员、俱乐部促成合作,是一个很有意思、很有潜力的方向。”

2004年在中国举办的亚洲杯,借着香港的服饰品牌爱登堡与亚洲杯合作的契机,蒋立章创建了双刃剑体育,也开始了自己关于体育的创业之路。从2004到2009这五年间,蒋立章就等于双刃剑公司的全部。在那时,他没有自己的办公室,孤身一人到处跑各种各样的业务。

这也许就是当时中国体育产业的缩影。2001申奥成功与2002年中国队参加世界杯,都给了当初体育圈年轻人一个海市蜃楼般的光明未来。当时,有一群年轻人依稀看到了方向,在奔跑、在坚持,却也在举步维艰中等待黎明的曙光。

到了2009年,单打独斗的蒋立章和双刃剑体育,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办公室,开始了实体办公的生涯,也开始了招兵买马。目前在公司中的许多骨干,就是在那个时候加入了双刃剑。

蒋立章告诉生态圈,2009到2012年,是双刃剑体育发展的一个新阶段。那时候,他们做体育营销的客户,主要是鸿星尔克、361°、匹克、特步这些国产的体育用品品牌。也是从那时开始,双刃剑从体育营销的幕后走到了台前。

在一场新加坡举办的国字号比赛中,球场的场边广告牌出现了双刃剑体育。“当时有个客户买了中国队客场的比赛广告牌权益,谈的时候还剩下了10块,但客户只需要6块广告板。不过客户出的价钱已经够买下10块了,所以剩下的4块,我们(双刃剑)就自己打了广告。” 蒋立章说到。

在此之后,蒋立章也在思考如何捅破体育营销的天花板。基于这样的思路,他也将目标用户从体育用品品牌,延伸至手机、汽车等品牌。

蒋立章进入体育行业的第十年,迎来了一件天大的事——46号文件的颁布。在政策和资本的推动下,那些坚持在这个赛道上奔跑的人,似乎等到了黎明的曙光。

坐实体育营销业务的双刃剑,迎来了市场、资本的青睐,也聚焦了更多来自外界的眼球。被A股上市公司当代明诚(原道博股份)收购、收购格拉纳达俱乐部、入股明尼苏达森林狼、投资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……蒋立章成为了近几年中国体育产业界的炙手可热的人物之一。

而对于他个人而言,这样的经历被定位为自己的第二次创业。当背后的推动力、发展逻辑已经完全不同时,体现出的就是商业上的玩法也发生了改变。

在蒋立章未来的10年的规划中,他希望把双刃剑打造成一个受到世界尊重的体育营销公司。我们可以看到,伴随着欧美体育产业的发展和各品牌的成长,IMG、CAA这样的体育营销机构,已经有了极强的核心竞争力,这也是双刃剑努力学习的目标。

对于蒋立章而言,在中国体育产业刚刚起步的阶段他需要考虑的,是如何帮助中国的品牌走出去、一起成长。当然,在一个跨文化、跨地域的背景下做好这样一个“撮合”的生意,并不容易。更何况,除了双刃剑以外,国内外大大小小的营销公司,也都将目光瞄准到了这个市场,这里的竞争也格外激烈。

在此之前,蒋立章曾多次表示,他们围绕足球的布局,都是在为赚钱和盈利服务。那么,目前当代明诚集团,是如何依靠在足球项目上的投入去变现的呢?

蒋立章向生态圈解释道,这样的商业模式,首先需要一个联动的平台,有国内外的俱乐部资源和属于自己的IP,这个概念套用在当代明诚,就是格拉纳达和重庆当代力帆两个俱乐部。

在这个平台的基础上,蒋立章希望能够“实现人和资源的流动”。从球员转会到青训合作,再到俱乐部与品牌的商业开发,这些业务线都会离钱更近。当然,他也坦言,这是收购格拉纳达的第一年,许多合作也需要继续去深化。

实际上,当谈起格拉纳达,蒋立章和当代明诚不得不面对的,是球队下赛季降至西乙的事实。

几天前,蒋立章作为格拉纳达主席,向球迷发出了“más unida que nunca(希望大家前所未有的团结)”这样的号召。而从当地的球迷反馈中,我们了解到,大多数的本地球迷,希望俱乐部能够多做实事,让球队尽快回到西甲。

面对这样的现状,蒋立章告诉生态圈,在职业足球联赛中,中小俱乐部升降级是很正常的事情。在降级的过程中,俱乐部和管理团队积累了经验、错误和失败,这些也都是财富。对于蒋立章和他的团队而言,不去犯之前的错误,让球队尽快回到西甲,是当务之急。

在蒋立章看来,从西甲到英超,从意甲到英冠,大大小小的中资俱乐部无论成绩好坏,也都在交学费。他也认为,交这样的学费,在未来3到5年里,有可能是常态。

说完了足球,我们的话题又转向了当代明诚在篮球方面的布局。蒋立章向生态圈透露,在去年入股森林狼球队的时候,他就看到了之后中国篮球产业爆发式的增长。也正因为如此,他们提前在NBA做了布局。

对于双刃剑和当代明诚而言,在NBA的布局能够在竞争激烈的中国篮球市场中杀出一条血路。

“成为NBA的股东是非常非常难的,我们经过了半年的的尽职调查才成为了NBA的小股东。”

在蒋立章的体育版图中,拿着NBA小股东的身份,在做世界体育产业布局的时候,会更受各方认可。在他看来,不管是跟CBA沟通,还是在跟世界上其他的体育公司合作,双刃剑都会获得更多优势。

与此同时,蒋立章也向生态圈透露,双刃剑也入局了新一轮的CBA商务开发权益竞标,正计划在版权层面跟CBA开展合作。在他看来,CBA商务开发更加细分会是趋势,未来,很可能不再找一家公司外包全权代理,而是会在不同的领域寻找不同的公司来合作。

对此,蒋立章告诉生态圈,也许两三个月之前,大家会觉得版权很值钱。但各种的行业事件发生后,现在大家又觉得版权没那么值钱了。在他看来,未来的1到2个月,会决定未来6到8年中国版权市场的格局。

趁着这个机会,蒋立章和当代明诚希望在这个市场上分得一杯羹。这也是为什么今年他们会在版权市场进行比较大的布局。

当然,蒋立章也坦言,目前中国体育版权市场存在着虚高的情况。而根据生态圈了解到的消息,因为欧冠版权的价格问题,无论是当代明诚还是其它体育转播平台,目前的谈判都陷入了停滞状态。

不过蒋立章对于未来体育赛事转播产品,仍有着十足的信心。他表示,如果当代明诚做版权生意,肯定会着重开发付费市场,并打造中国第一的体育付费平台。

实际上,在过去中国体育产业的两个时代里,天盛体育和乐视体育,都没能把付费的故事讲好。中国用户对于付费能力与付费习惯的缺乏,是阻挡付费市场发展的两座大山。从娱乐市场来看,不少用户已经具备了付费的能力,在体育消费的场景下,如何培养用户的付费习惯,将是摆在蒋立章面前的一个挑战。

从业务发展的层面,我们又聊到了生态圈最为关注的“体育人才”话题。说到体育人才,车马劳顿中略显疲惫的蒋立章又打起了十足的精神。在他看来,中国体育产业的发展需要大量人才,双刃剑也同样求贤若渴。

蒋立章表示,在他的团队中,急需的并非过去在体育行业成长起来的人才。相反,他认为需要更多的跨界人才,他们能够将其它行业的创新思维来加入到体育行业中来。

与此同时,勤奋、踏实和创新思维,是他渴求的人才所需要具备的特质。蒋立章向生态圈透露,目前公司对于年轻人的培养机制,就是把人才放在相应的岗位上。

此外,“担当”,是蒋立章在谈及人才时提及最多的两个字。“我们提供一个平台,让年轻人不要怕,去干、去担当。我们允许一定的试错空间,出现问题我来担着,他们不要怕,往前冲就是了。”

根据生态圈的了解,目前双刃剑很多重要的部门,都是90后的员工在挑大梁。很多的年轻员工,都出现在包括奥运会、世界杯、欧冠、英超等顶尖的体育舞台上。

在微博上,蒋立章的名称是“体育那时代”,而事实上,在这个体育的时代里,体育给了蒋立章很多机会,也赋予了他更大的责任。

在十四年体育生涯之后,这个起家于体坛销售的福建人,正在搅动中国体育产业的风云。不再是单枪匹马,不再是双刃剑独抗中国体育营销的大旗之后,手握体育这把利刃的蒋立章,正在为中国体育产业的大时代书写新的篇章。

在这条少有前人的道路上,没有太多的先例可循,只有勇敢去摸索、去试验、去笃行,才有可能真正弄潮时代,为中国体育产业的开篇词,书写下属于自己的最强音。

北京一别,蒋立章又踌躇满志的踏上了新的征程。与此同时,圈哥相信还有无数的有志青年,怀揣着仗剑走天下的梦想,为这个体育产业的大时代奔走、努力着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dgcanxie.com/,西甲格拉纳达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